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艾尔编年史 (十六)寻因(莉莉·诺诺,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9:31

艾尔编年史 (十六)寻因(莉莉·诺诺,下)

马车缓缓驶离庄园。

坎贝尔夫人、尤菲、阿尔和莉莉一同坐在车里,令本就不太宽敞的车厢更显拥挤。坎贝尔夫人似乎相当习惯于乘车旅行,对于车内的环境,以及行驶中的颠簸浑不在意。她靠在马车的厢壁上,从窗口眺望着一路上的景色。

当马车驶出一段距离,尤菲合上手中的书,慢慢抬起头。

“今天上午你们收集到的消息……”她瞥了一眼子爵夫人,“告诉我们吧,莉莉,阿尔冯斯。”

莉莉吐了口气,开始讲述她在民政厅内的见闻。尤菲和坎贝尔夫人认真地倾听着,谁也没有开口插言。她平铺直叙地复述了之前询问到的一切,没有添加任何自身感想或者推测——当着坎贝尔夫人的面,许多猜想都很难说出口。这种麻烦的任务还是交给尤菲好了,莉莉心安理得地想。

阿尔冯斯接过她的话头,补充上由《公会》处取得的线索。莉莉将它们与自己所知的进行对比,得出基本吻合的结论。此外,《公会》的负责人告知阿尔,近年来下水通路中的确偶尔会有‘居民’失踪,基本都是年轻男性,但因为算不上频繁——大约每年一起,而每个月因为各种原因倒毙在下水道的就不止一人——尚未得到公会的重视。

马车穿过城门,驶向城北的荒野。贝尔赶着车,不时回过头,声称《公会》负责人有多看好他的实力云云。莉莉打断贝尔的话,转向几乎一直一言不发的尤菲

“汝又……问到了什么消息呐?”她本能地感觉,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会太平淡,但某种奇妙的‘感’迫使她继续自己的话语。“从教会那边。”

尤菲抿了抿嘴唇,看向坎贝尔夫人。而夫人仿佛早已明白了什么一样,对少女缓缓点头。

“尼尔森主教告诉我,子爵大人七年前曾向他求医,他当时给出的诊断是「不治之症」。”尤菲的声音轻缓而清晰,“而且,从那时算起,子爵大人的生命,应当不超过半年。”

坎贝尔夫人咬住嘴唇,眼眶略微泛红,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少女继续轻声叙述着,神色有些复杂。“子爵大人要求尼尔森帮他守住秘密。为了得到这个消息,我使用了一些特别的‘方式’,但消息本身足够可信。”

就算是贝尔,听到这里也终于反应过来。他猛地勒住马,整架马车一阵剧烈摇晃。“尤菲,你的意思是,子爵他……他诅咒了夫人,用来让自己活——”

“给咱闭嘴!还没有定论呐!”莉莉打断贝尔,焦急地提高声音,“那个辛蒂什么的不是提到,子爵身边还有个巫师么?诅咒什么的,是那个巫师下给夫人的,这样说应该更合理呗?”

“但是,莉莉诺诺。”阿尔冯斯拍了拍她的肩头,“子爵本不应活到现在,所以,他一定明白。”

“就是这样。”尤菲接过话头,“而且子爵大人身为雇主,应当知道肯特做了什么事。”她揉了揉脸颊,看向怔在一旁的女性。“但子爵大人不可能对您下咒。他真心地珍惜着您,绝不会主动对您不利——这是我的直觉。”

“那……会不会是肯特瞒着子爵,没有告诉他诅咒的事?”莉莉感觉头有些疼了,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等到伯爵知道,已经什么都晚了呗?”

“肯特是巫师,不是疯子。以他的实力,惹恼子爵大人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尤菲摇头道,“他们是雇主和属下,也是合作的盟友。肯特可能出了个馊主意,但他不会自毁长城。”她向后靠住车厢,闭上眼睛,“我想不出任何理由,让他们必须选择夫人成为承受诅咒的目标。”

那就别纠结那么多。反正具体原因之类的,问问当事人就一切都清楚了呗?大不了先揍他们一顿。莉莉正打算开口,耳边传来阿尔略显生硬的声音。

机关人的蓝色眼珠快速闪烁着,这意味着他在努力思考。“尤菲,如果,子爵不可能诅咒夫人,他的巫师也不会做。那么,下咒的就一定是别人了。”

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么?莉莉抬起头,却发现坎贝尔夫人微微睁大眼睛,用双手捂住了嘴。尤菲注视着坎贝尔夫人,神色中仿佛明白了什么。

“阿尔冯斯,谢谢。”少女侧过身,轻轻抱住有些不知所措的女性。“对不起……让您听到这样一个糟糕的故事。”

“不,是个很好的故事。”子爵夫人吸了吸鼻子,用衣袖擦干无意中滑落的泪水,“果然,相信朱利安和你,都是完全正确的选择。”

“唔嗯……总归是解决问题了呗?”莉莉不清楚阿尔的话起到了什么作用,只是不想再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她皱起眉头,打量着对面的少女,“那接下来汝打算怎么办呐,尤菲?”

“等待子爵下一次和肯特会面,然后当面向他确认原委。”尤菲回答道,“夫人,等下我送您回家。请您放心,这件事会有一个好结果的。”

坎贝尔夫人摇了摇头。“我和你们一起去。”她的声音轻柔而坚定,“我是他的妻子,是他身边最亲密的人。所以,即使是那样的场合,他……也一定希望能够见我一面。”

尤菲张了张嘴,似乎想劝说些什么,但最终点了点头。“如您所愿,夫人。”

莉莉极其不适应这种沉闷伤感的气氛。她不安地依次看向每一个人,慌乱地思考着适合的话题,并把第一个闪过脑海的丢了出来。“夫、夫人你去过很多地方吧?是和以前的朋友一起呗?”

“啊,没错。”不知何时,子爵夫人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有眼角的泪痕还能证明她曾经哭过,“我们在一座遗迹之中相识,从那之后,一同旅行了大约六年。”

“那后来呢?”莉莉好奇地追问。

“后来啊。”子爵夫人温柔地看着莉莉,轻声回忆着,“我遇见朱利安,和他结了婚,自此定居在这儿。两位姐姐想来还在四处游玩,每年生日,我都能收到她们寄来的各种纪念品。”

“打扰一下。”尤菲忽然插话道,“夫人您的两位好友,叫什么名字?”

这个问题显然有些突兀,但子爵夫人温和地笑了笑,回答尤菲,“最年长的那位姐姐叫做「风语」——嗯,她出生在大海的另一端,那是她原本的名字。这片大陆上,她使用的名字是吉尔。”

似乎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好像是哪一次师父提起的,还是和艾伦那家伙聊到过?果然是某个有名的人么,莉莉思考着。

“至于另一位姐姐,在我们一同旅行的时候,她自称「风铃」。不过,这些年她寄给我的信件上,落款使用的名字都是「艾莉西娅」。”

“啊啊俺、俺想起来了!”贝尔扭过头,激动地大呼小叫,“你们、你们不就是那个‘铃兰之誓’什么的佣兵团嘛!”

贝隆人用力锤了一下马车座板,“据说三个人就能达成几十个人都完不成的委托的,团员全都是漂亮姑娘的,”他吸溜一下口水,“特别有钱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莉莉好气又好笑的转过目光,却刚好看到尤菲扑进坎贝尔夫人怀里。

“都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子爵夫人低头看着怀里的少女,似乎并不感到意外,“这样子,应当解答了你的问题吧?”

“嗯。”少女仰头看向坎贝尔夫人,眼睛闪闪发亮,“果然,这也是命运的安排呢。”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开通网上预约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评价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的评价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预约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