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补天道 八二九 本是非常人,自有非常情

发布时间:2019-09-25 22:51:20

补天道 八二九 本是非常人,自有非常情

>

青鸾也觉得是占卜甲片,然而她也一伸手,从物品中摸出一个,也是同样的造型,道:“你那个是甲片,我这是什么?”

孟帅不以为意的道:“你那也是甲片,这些都是。上古时代,这里不知进行过多少占卜,每一次都打开机关扔下来,堆积如山了。”

青鸾道:“真是巧合……不,应该是有什么规则在,祭品和甲片掉到不同的地方。”她抚摸着甲片上面的文字,道,“现在我们找到了,然后呢?有什么用处?”

孟帅道:“有字啊。有文字就有信息。果然如我所料……”他伸手抚摸甲片的两侧,道:“果然如我想象,正反两面都有字。正面的文字,是你叙述的。反面还有字,更规整,恐怕是祝词。”

青鸾喜道:“是么?快翻译一下,说的什么?”

孟帅嘘了一声,道:“安静,给我一点儿时间。”

青鸾闭上嘴,安静的等在一旁。难得她肯按照别人的话去做,她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

过了一会儿,孟帅轻声道:“青鸾……”

青鸾道:“干什么?”

孟帅道:“没叫你……”说到这里,他想到了谢离不应该知道青鸾的名字,忙反问道:“我说青鸾你答应什么?”

青鸾也想到了对方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犹豫了一下,道:“谁答应了?我是顺口搭音。你为什么说青鸾?”

孟帅道:“根据上面的记载,原来此处祭坛所祭祀的,正是五方神鸟中的青鸾。据说青鸾属暗,所栖息之处,尽是无边黑暗,光芒不存。唯有等它苏醒,才有绽放的光明。”

青鸾不悦道:“胡说,睁开眼天亮,闭上眼天黑,那不是烛龙么?跟青鸾有什么关系?青鸾主风,更和黑暗无关。”

孟帅道:“我知道青鸾主风,鸿鹄主水。鸑鷟主电,听起来和这个像一点儿。但人家就这么写的,你和谁说理去?同一种图腾,有不同的意思,在寻常不过,别跟设定较劲了。”他抬头环顾,“何况四周如此黑暗,恐怕词中所写,大有道理。”

青鸾道:“谁知道他们祭祀的是什么邪神?叫青鸾的名字罢了。”

孟帅心道:倘若青鸾是邪神,倒是和你般配。

他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当初冻在冰里的白凤凰,应该是鸿鹄,也正好有鸿鹄在。现在黑暗中的凤凰是青鸾,又有青鸾在场,难道冥冥中真有天意?

如果说五色凤凰都沉眠等待唤醒,那么唤醒它们的老灰是谁?

是五色凤凰中的一位么?也不像啊。

青鸾道:“还有什么信息呢?”

孟帅道:“祝词的辞藻还是挺漂亮的,不过翻译起来,没什么内容,无非就是青鸾**好,普世价值高之类的。唯有一句恐怕有用。”

他一字一句道:“神鸟出东方,天下至此平。”

青鸾道:“没说一样,青鸾本就是东方神鸟……你是说……”她神色微变,道,“要找青鸾,要往东方找?”

孟帅点点头,不过想起她看不见,道:“正是。”

青鸾轻笑了一声,道:“那么现在还剩下一个问题……东边在哪儿?”她算方向感好的,但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走了这么多日,能分清左右已经不错了,哪里分得清东南西北?

孟帅笑道:“这很难说么?有指南针啊。”

青鸾呆了一下,道:“你连指南针都有?”

孟帅道:“有。这些东西不该是居家旅行常备之物么?”说罢取出,道,“但愿这里的磁场没有乱。不过应该没问题,黑暗和磁场并不冲突。”

他准备的指南针有些像罗盘,不过外面是罩了一层玻璃,他手指用力,把玻璃摘下,用手抚摸着指针,道:“好了。往右边走。绕过这堆东西,若是能找到路,这盘棋或许就活了。”

刚要走开,孟帅又道:“拿一个甲片带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需要上面的信息。”

青鸾顺口答应,取了一个甲片抱着,跟了上去。孟帅趁着她一低头的功夫,走到谢离身边,无声无息的隐藏起了身形,只把指南针塞在他手里。

谢离简直头大如斗,若不是青鸾在侧,真想把孟帅拎起来吼道:“你有完没有?能不能别拉上我了?我看你和那疯子相处的不也挺好的么?放过我好么?”

然而现实不允许他爆,只能郁闷的接过这个任务。

这一次上路,谢离却感觉到了一丝微妙,青鸾的态度又生了一些变化。譬如两人往东方走去,谢离始终以罗盘掌控着方向,而青鸾并无异议,谢离矫正方向,她也跟随前进,这在之前是很难生的。以青鸾的性格,早该常常质疑挑衅,甚或直接将罗盘抢去引路,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才对。安静地任由旁人引导才是怪事。

仔细想来

补天道  八二九 本是非常人,自有非常情

,每次和孟帅交接过后,他都能感觉到青鸾的变化。就好像一个高傲无比的女魔王渐渐落地,成了并肩而行的同伴,甚至将来主从也会颠倒。

这种变化是十分细微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中就有了区别,孟帅和青鸾没有察觉,但谢离因为间断性的接手,却能明显的感觉出来。

对此

补天道  八二九 本是非常人,自有非常情

,他也暗自钦服孟帅,即使是青鸾这样难缠的人,只要表现出足够的魅力和安全感,一样可以征服。

或许对于平时自由散漫,一团和气的孟帅,这种处境危险,一片黑暗,绝望之中求一线希望,又看不见脸的地方,才是他最适合展现风采的舞台。

走着走着,青鸾突然道:“如果能出去,你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么?”

谢离一怔,道:“应该有吧,不过你这么一问,我倒想不起来什么。”

青鸾道:“你想要什么?实力和修为?财富和荣耀?还是美女和珍宝?”

谢离还是不明白她的意思,道:“这些东西人人都想要,我也不例外。不过它们也算不得什么愿望吧。”

青鸾道:“那么都给你呢?”

谢离莫名其妙,道:“什么?”

青鸾道:“我记得你出身不高,早年间过的很苦。北方虽然给了你机会,但并没有最大限度的培养你。在团队里,你的修为最弱,但其实你有才华,有天赋,却落于人后,这不是不公平么?”

谢离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青鸾道:“加入凰金宫,我青凤殿需要一护法,你正可胜任。纵然你修为低些,但我殿中有的是珍品丹药,也有其他辅助修炼的圣地,都可以提供给你。只要你来。”

谢离轻轻叹了一声,道:“人才到哪里都是人才啊。”

青鸾道:“什么?”

谢离感叹的是孟帅,他自然知道,青鸾起心招揽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孟帅。对孟帅,他只有佩服,抛开出身师承种种光环,依旧可以引人注目,只是不知道,青鸾若知道自己倾心招揽的是她之前还恶意构陷的人,会如何作想?

青鸾接着道:“你不会舍不得五方轮转的机会吧?我来告诉你,有点消息的人都知道,五方轮转没什么了不起,最多长长见识,比起前面的拼杀激烈,风险危机,后面的奖励根本不值一提。你有了护法的位置,五方轮转简直不值一提。”

谢离沉默,突然道:“你应该还有别的要求。”

青鸾道:“你说我另有所图?”

谢离道:“纵然不是另有所图,至少有附加条件。”

青鸾道:“就算有吧,和我开出的条件相比,附加条件不值一提。”

谢离道:“你还是先提出的好。”

青鸾道:“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是什么事。一句话的事。”

谢离忍不住失笑,道:“又是孟帅的事吧?我就不明白了,明明是造谣,你为什么非要坚持到底?这样对他固然有害,但对你又是什么好事了?你和他到底有什么过节?”

青鸾道:“我和他没什么过节。也并不想如何害他。”

谢离哈哈一笑,道:“多滑稽啊。造谣中伤,难道是为了好玩么?”

青鸾道:“你觉得难以理解么?想想也不难吧。造谣中伤,算什么厉害手段了?何况只是些桃色流言。对于女子清白,或许有些杀伤力,对男人,难道算严重的杀伤?区区不才,忝为凰金宫地头蛇,一宫座,真想要害一个人,难道拿不出点狠毒手段来?又或者你以为我是善良手软之辈?刚刚我怎么对你,你也看见了。我为什么要用这点花招来伤敌?”

谢离沉默,说实话,这番话简直神逻辑,正常人绝不会有这种思路。但对于亲自领教过的谢离,居然有些微妙的认同了。

青鸾道:“所以你该知道,我找你做的事,对孟帅或许有伤害,但绝不致命。稍微损伤他一点,你就可以脱胎换骨,这个权衡不难吧?”

谢离突然道:“我记得孟帅曾经说过,当初凰金宫有人要害他,那个人就是你吧?你可是要取过他性命的,现在说这些恐怕难以令人相信吧。”

青鸾道:“此一时彼一时。当初我是想要他的命,不过和仇怨无关。我只是想要避免伤害。现在么……哼哼。我想要伤害的并不是他。”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那个位置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那个地段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哪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到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