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神灵季 第24章:跟去叫花城

发布时间:2019-09-25 16:50:53

神灵季 第24章:跟去叫花城

“四弟说的有理,我们先把神器弄回城。在想办法捉那孩子。这样,四弟。你带几人,悄悄跟着那孩子。”唐霖说到。

“是,大哥。”唐华礼到。

“我们撤。”唐霖大手一摆,螳螂城人便离开了。

金九州握住正阳棍,满怀欣喜道:“哈哈…想不到我叫花子,还能拿着一神器。这一下我叫花城,能扬眉吐气了。”

就在这时,正阳棍发出绿色小字,经他手臂,传到他闹里。一会就完了。

“这难道就是正阳心诀。”金九州叫到

“恭喜城主!贺喜城主!”几长老喊道。

随后,叫花城人跪下恭贺到。

夜兰亲望着金九州,欣慰的笑笑

顾夏见事情办完,想趁机溜走。刚走出几步,就被夜兰亲叫住。

夜兰亲说:“顾兄弟,你们这是要去哪?”

顾夏听见,只好转身答道:“启禀夫人,这儿是非之地,我们想早点离开。去寻找一个安身之所。”

“顾兄弟。茫茫人海,我们能相遇两次,也算是一种缘分。这次,你们又帮我们大忙,得到正阳棍。我们还没来得及,感激你们呢?怎可走呢?”夜兰亲说到。

“夫人,我们乃一农夫,本是就平淡默默一族。这个棍子,对我们就毫无用处,夫人不必感谢。”顾夏说到。

“唉~顾兄弟这话,说的就扯远了。我金九州还是一叫花子呢!如果你看得起我这叫花子,就跟我到城里去,好好的喝上几杯。也算是相识一场。”金九州插嘴到。

“顾兄弟,我们并无恶意。只是这螳螂城,刚刚丢了正阳棍。你们又参与其中,只怕他们会怀恨在心,悄悄跟踪你们,伺机找机会下手,对你们加害。我是想请顾兄弟,先到我们城里去避一避。等风声过了,你们再走。”夜兰亲解释到。

“是啊,顾兄弟,你就别再推辞了。我们也是一片好心,毕竟,你们有助于我们。”金九州说到。

顾夏想想后,觉得也对。毕竟金九州他们,也埋葬过七星城人,和帮助过自己。便应道:“那顾夏,就多谢城主和夫人了。”

“这就对了嘛。走,到我府上,喝酒去。”金九州拉他手到。

“我要婶婶抱。”顾情风喊。

“好,亲婶婶来抱你。”夜兰亲说到。

“夫人刚刚源气受损,还是让我来吧!”顾夏说到。

“没事儿,已经好多了。这孩子乖巧可爱,我甚是喜欢,就给我抱吧!”夜兰亲说到。

顾夏还在犹豫,顾情风就向她伸手去。无奈,顾夏只好松手。夜兰亲接抱到。

“亲婶婶,叫你亲婶婶的话,就是很亲的意思了。”顾情风说。

“对,风儿说对了。风儿真聪明。”夜兰亲欢喜到。

“这孩子可真聪明伶俐,与众不同啊!就是不知道这孩子,学功夫怎么样?等回城了,教他练练看。”金九州说到。

顾夏听金九州,想教顾情风武功。迎合道:“这孩子,跟着七星城的一个护城士官,学过几天三脚猫功夫。就是不知道怎么样?倘若真能得到城主的教导,那是风儿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风儿,快谢谢金伯伯。”顾夏先将军到。

“风儿谢谢金伯伯,我最喜欢练功夫了。我一定会好好跟你学。”顾情风说到。

“好,好,好。金伯伯把一身本事,都教给你。啊!”金九州说到。

“嗯。”顾情风点了一下头。

“父君,但只怕家里那个,会对你发脾气了。”夜兰亲说。

“呵呵,你不说,我还差点把她忘了。这下两个孩子,有的热闹了。”金九州笑到。

这时,长老吉佳正,走了上来道:“启禀城主,后面发现有几人跟来。用不用把他们干掉。”

“夫人猜的没错啊,还真是有跟屁狗。不用管他,我们人多,看他能咋样。”金九州说到。

“是,城主。”吉佳正礼到后,退去了。

叫花城人身后,唐华换了一身服装,带着五个人,跟在他们后面。

而三足乌在高空,跟着顾情风他们,一路相随。

***

蚩尤城城主庄园外,贾泊君带着尤珍珍,跟其她师妹,站队列好。迎接严南钊的到来。

不一会儿,严南钊的马车就走了上来。他下了马车,弟子们迎了上去。对他手伤,问长问短。

“父亲,你的伤好些了吗?”尤珍珍问。

严南钊摸她脸道:“好些了,珍儿别担心,要不了几天,就会痊愈了。你在家,有没有偷懒啊?”

“没有,我一直在跟三师姐,学功夫呢。不信,我打给你看。”

话即,尤珍珍马步,站在一边。双掌气压丹田后,对着空一掌打去。两层蚩尤掌朝空中飞去,最后消散。

当场所有人都看呆了,多少弟子,学了多年,才到两层。他们被尤珍珍的,优越表现,给震惊了。

包括严南钊夫妇,都睁大着眼睛。只有贾泊君微微一笑。

“怎么样?父亲。”尤珍珍自豪到。

严南钊摸她头道:“好,珍太棒了。才走几个月,又突破了一层。泊君,辛苦你了。”

贾泊君礼道:“弟子不辛苦,是师妹天资聪慧,悟性极高的结果。我只不过教了她几句,口诀而已。”

胡建德和迟洞天站在一起,显然两人,达成了某种交易,或者抱团取暖。看来黄熙隆的内心,胡建德已经知晓。

胡建德走向尤珍珍说:“小师妹,你会舞剑吗?”

“会啊!你是谁啊!”尤珍珍答到。

“我是大师兄

神灵季  第24章:跟去叫花城

,在你还没出世时,大师兄就去外面办事了。现在才回来。”胡建德说到。

“哦!是这样啊!”尤珍珍摸头到。

“那你就舞一个,给大家看看,好不好?”胡建德说到。

“好啊!拿谁的剑呢?”尤珍珍东看西看。

现在的全场,就是尤珍珍的舞台。严南钊也极想看看,尤珍珍的剑术。

其是胡建德在耍心机,他手拿日渊剑。知道尤珍珍小,好奇心强。必定会来拿他手中之剑。从而故意这么说的。好借日渊剑,震伤尤珍珍,为他提供一些好处。

偏偏尤珍珍又上了当,走向胡建德说:“咦,你这把剑好奇怪哦!看起来好凶的样子。我就用这把剑来展示。”

“不行啊小师妹,你太小了,这把剑很重,是凶剑。你挥不动它的。而且它脾气不好,会很容易咬伤你的,知道吗?你还是拿这把,普通的剑吧!”胡建德激将法到。

尤珍珍听到,凶剑和普通剑两词语。是小孩,都知道该怎么选啦。

她说道:“我就要用凶剑。”

“不行,大师哥可不敢给你!我怕它会弄伤你呀!”胡建德又说。

尤珍珍听到,跑到严南钊身边撒娇道:“父亲,我就要用凶剑,就要用凶剑嘛。”

严南钊不经诱惑,说道:“好,父亲答应你!”

“哦!太好咯,太好咯!”尤珍珍高兴到。

“相公,不可。这样会伤到珍儿的。”奚佳慧说到。

“没事,那剑柄,被血布包着的。你就放心吧!再说,我严南钊的女儿,连着日渊剑都驾驭不了,将来还能做什么。”严南钊说到。

奚佳慧担忧之心,立马上脸。

重庆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重庆男科
重庆男科医院
重庆男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