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我爱我家编剧梁左唯一作品集再版王朔作序

发布时间:2019-12-06 20:26:58

《我爱我家》编剧梁左唯一作品集再版 王朔作序

2001年5月,创作过 《我爱我家》、 《虎口遐想》、 《特大》等一系列经典作品的喜剧大师梁左英年早逝,享年44岁。作为梁左生前好友,王朔将其遗作进行了整理和,起名 《笑忘书》,于2002年1月出版,一度引起强烈反响。

时隔12年,曾经的 《笑忘书》已难寻获,为了让经典传续,当年的制作班底再度聚首,于今日推出新版 《笑忘书》,此刻恰逢梁左56岁诞辰,这是对一个人和一个时代最深切的怀念和见证。正如王朔在书中所言: “我们都曾从梁左的生命中获益。”

新版 《笑忘书》由王朔作序,不仅收录了梁左最具代表性的小说、散文随笔以及相声喜剧作品,收入姜昆、英达、梁天等亲友的撰文,还新增了王朔、刘震云、马未都以及梁左女儿梁青儿所写的多篇文字,极具可读性和收藏价值。

明天下午,梁左生前的至交好友刘震云、马未都、英达,以及弟弟梁天、女儿梁青儿,将一同讲述与梁左有关的故事。

写了那么多喜剧,最后却以悲剧收场

梁左被誉为“中国喜剧之父”,曾创作过情景喜剧《我爱我家》、相声《虎口遐想》、《特大》等广为人知的作品,成为整整一代人的青春记忆,也是多年未被逾越的巅峰之作。因此当梁左猝然离世

,有人说:“他带来了一个时代,也带走了一个时代。 ”

《笑忘书》是梁左迄今唯一的一部文集,也是他未及发表的得意之作。平实中透着幽默,沉淀着对历史和人性的思考。王朔在序言中写道:“这一世梁左是个作家,写了很多字,大部分是让人高兴的,也留下了一些对人对事的看法,这些文字是厚道的,其中闪动着他的为人。 ”

事实上,王朔、刘震云、马未都、姜昆、英达、梁天、梁欢……这些近30年来最具影响力的文化精英,都与梁左有着割不断的因缘。梁左因文学与王朔、刘震云、马未都结为莫逆;与英达、梁天、梁欢在情景喜剧上惺惺相惜;与姜昆等人默契无间地创作相声作品……

《笑忘书》中收录了众位亲友撰写的小文

,读者或可从这些只言片语中,读懂一代喜剧大师的忧伤人生。正如刘震云所说:“写了那么多喜剧,最后却以悲剧收场。梁老,这是不应该的。 ”

创作无拘无束,追求“不动脑子聊大天”

梁左是个通过写字与这个世界发生关系的人。在好友姜昆的记忆中:“梁左喜欢无拘无束的创作,愿意追求‘不动脑子聊大天’的氛围,他是舍不得离开他所热爱的生活的,即使走了,也一定没有走远。 ”

梁左一生都在追求创作上的突破,不断前行。他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改革开放时期文人自由创作的根基和文化复兴的景况,有着极强的时代印记。

文艺评论家们认为,以《我爱我家》为代表的梁左的作品之所以获得成功,是因为那些逗我们笑的东西可以让我们想到很多深层的东西,我们在笑过之后,能跟随着作为导演、作为编剧的梁左,去思考许许多多关于历史、关于生存、关于理想的问题。

刘震云回忆时提及,梁左生前曾说过,写情景喜剧和相声都是暂时的,他的愿望是要写小说。遗憾的是上帝没有给他充裕的时间,否则他肯定能创造出更好的作品。 “不论作为作家还是编剧,梁左都是出类拔萃的,他是中国文人中最懂文人趣味的人。 ”

现在能做的,只是去纪念他

“在爸爸去世的十三年里,我没有一天不会想起他。 ”梁左的女儿梁青儿在新版《笑忘书》序言《不再孤单》中这样写道,“偶尔在梦里见到他,总还是那个憨厚的样子,眯着眼睛笑里带着一丝茫然。只是每次梦见,他都忙着要走,夹着包说着一些安慰我的话。 ”2000年,十五岁的梁青儿去美国留学,从此与父亲永别。

“见青儿如见其父,我竟一时语塞,百感交集。 ”马未都这样描述2013年夏天,与梁青儿的初次见面。

“当马未都叔叔听说我是梁左的女儿,立刻给了我一个拥抱:‘见到你让我很安心

。 ’只言片语

,我已能体会到这句话里隐藏着的对爸爸的深深怀念。 ”

2013年,梁青儿学成归国,在叔叔梁天的带领下,拜访了几位父亲昔日的至交好友。 “我对这些叔叔阿姨都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听他们说起爸爸的故事,好像童话一般,说的却是一个始终存活在我的记忆和梦境中的人。 ”从这些交谈中,青儿意识到,“现在能做的,只是去纪念他,让自己和喜欢他的观众读者们更了解他。 ”这个念头,就是梁青儿新书《我的陌生父亲》的缘起。希望借由这本书,借由她的采访和记录,向读者重现父亲的一生,作为她送给父亲的礼物

。 “刘震云叔叔在文章里提起爸爸诉说在寂静夜晚写作之时的孤独。我希望他不再孤独。 ”

汉中市宁强县中医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疗
贵州哪里医院治癫痫好
云南那些医院看妇科
临沂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