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炎武战神 第149章、剑龙的嘱托

发布时间:2019-09-25 16:30:54

炎武战神 第149章、剑龙的嘱托

这时,贺云涛他们已经撤回了地洞第二层原来的那个洞府中,轻轻的搀扶着剑龙靠在一处石壁上。

不过,剑龙已是面è苍白,泛着清淤之è,满身伤痕,没有一处血肉是完好的,血迹斑斑,触目惊心。

“大人,我们该如何帮您?”贺云涛紧张担忧的问道。

众人也是紧望着满身伤痕的剑龙,极是内疚,不管剑龙是不是敌人,他们现在都希望剑龙能够活下去。

“谢谢,不过不必了。”剑龙力摇头,声显脆弱。

“可···”贺云涛口中的话突然又咽了回去。

确实,就是凌天羽都法施救剑龙,那他们岂不是自不量力了。但他们都很不甘心,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剑龙等待死亡,心里非常的难受。

“没事,我还能撑住。”剑龙轻声一笑。

“恩。”贺云涛微微点头,然后对着孟轩他们说道:“孟兄,吴兄,你们守在这里就可以了,我想回去,虽然我的实力微不足道,但我真的不能将天哥留在那里!”

“什么话!要去也是一起去!”孟轩说。

“不,你们留在这里就可以了。”贺云涛摇了摇头,说道:“自从我跟着天哥出来历练之后,我就早已立誓,不论是生是死,我都跟定天哥了!天哥在哪!我就在哪!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

“哼!难道我们就不是吗!”吴转江轻哼道。

“呵呵,你们就好好留在这里吧,羽天竟然能够对付飞尸,自然可以应付那些地尸,何况我的焚云旗威力不俗,你们现在应该选择相信他。”剑龙突然笑道。

“我···”贺云涛y言又止。

突然,就在这时。

“胖子!”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天哥!”

贺云涛猛然一怔,众人亦是一愣。

循声望去,便见凌天羽毫发伤的漫步而来,虽然气è不是很好,但凌天羽身完好,脸上泛着笑意,缓缓走来。

“天哥!可算是盼到你了!要是再见不到你,我可要杀进去了!”贺云涛大呼了一声,直接冲了上去,狠狠的给凌天羽一个熊抱。

“我说,胖子你能像个男人吗!你不觉得恶心,我都身起鸡皮疙瘩了。”凌天羽轻轻的将贺云涛给顶开,心里也是满开心的。

孟轩他们看到这幕,双眼也有些红润了,但见到凌天羽平安归来,脸上尽皆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嘿嘿,天哥,下面的那些地尸都搞定了吗?”贺云涛挠着头笑问。

“差不多都被清理了。”凌天羽回道。

“牛!”贺云涛直接竖了个大拇指。

剑龙双眼望向凌天羽,双目jing碩,也显得有些遗憾。

随着,凌天羽漫着沉重的步子,缓缓的走到剑龙的身前,见到剑龙的气è越来越差,似乎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一瞬间变得比的苍老,凌天羽忽感心如刀割。

“前辈···”凌天羽低着头说道,这一次不再是称剑龙为“大人”,而是真正出于尊敬的称呼为“前辈”。

闻声,剑龙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呵呵,这声前辈才是你真诚的吧?”

凌天羽愕然,突然难以抑言。

“呵呵···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你之前所说的考虑,只不过是想要借助我离开这里而已,甚至我还能在你身上感到些敌意。”剑龙笑了笑。

听到这话,众人都沉默了。

“那你为何还要护着我们?甚至是不惜xing命。”凌天羽疑惑不解的问。

“其实,我早怀疑过你的身份,如果你真的是天火宗的人,自然不会对我有敌意。所以我很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但我并不想勉强你。不过我有种感觉,你似乎对剑云宗存有些怨气。”剑龙说道,语气开始变得越发沉重了。

凌天羽神è一怔,垂着头,也不想再继续隐瞒了,说道:“前辈,您说得没错,我确实对剑云宗有些怨气,不过这也是归根于我对天火宗的痛恨。”

“痛恨?”剑龙皱着眉头。

“恩,其实我并不叫羽天,也并非是天火宗的人,刚开始只是不想与你们剑云宗冲突才不得已隐瞒了身份。”凌天羽如实的说道:“我叫凌天羽,这才是我的真正身份。”

“凌天羽!”剑龙显得极为惊讶。

“恩。”凌天羽沉沉点头,又道:“其实,在这里除了前辈您,剑罗他们都已经死在了我的手里。实话说,我心里甚至还想过找机会对您下手。可没想到,前辈您却是几番护于我等,我却以小人之心对你们落井下石,我心实为愧对于您,如果现在前辈恨我的话,我凌天羽这条命就是您的!”

“天···”贺云涛愣了下

炎武战神  第149章、剑龙的嘱托

,但还是忍住了。

孟轩他们沉默不语,心中惭愧。

本以为,剑龙会因此大怒,可剑龙不仅没有任何的动怒,反而脸上挂着笑容,有气力的说道:“呵呵···谢谢你能说出这些实话,但你不必愧疚,就算是你杀了剑云宗的所有人,我也会感激你···”

“感激我?”凌天羽惊愕不解。

贺云涛他们瞠目结舌,还以为是听错了。

“没错,我会感激你。”剑龙满脸yin冷,布满血丝的眸子里似乎充满了刻骨的仇恨,恨恨的说道:“我白家上下几百人口遭屠杀,而这个侩子手!就是剑云宗!”

“白家!”

凌天羽等众惊然。

白家,可原是洛阳国强世家。可传言在三十年前,白家却惨遭灭门,族上下几百人口,尽糟屠杀,甚至连老妇弱童都不放过。

“恩···我原名便叫白龙,也是白家少主。可在我白家灭门之时,那时我曾在天罗武院修行,当我听到白家惨遭灭门的消息之时,便立刻赶回来,可一切都已经晚了。经过我数年的调查,这幕后的凶手便是剑云宗的宗主剑云所为,但剑云宗的势力庞大,以我之力绝对法与之抗衡。但这灭门之仇岂能不报!所以我便隐姓埋名,甚至加入剑云宗,努力苦修,希望有早一ri,能够除掉剑云,灭剑云宗,以报大仇!但想不到,剑云那畜生不仅实力高深,心机颇深,对我一直都怀有jing惕之心,让我从下手,此次寻找古城宝藏,也是剑云那畜生特地派遣我来。”剑龙狠狠的说道,杀气冲天,怨恨至极,充满着极度的愤怒与不甘。

凌天羽他们听到剑龙所言,震惊万分,没想到当年纵横洛阳国的第一世家,惨遭灭门,幕后之凶,竟是号称光明正派的剑云宗!

当然,现在凌天羽他们多的是愤怒,没想到剑云宗竟然会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简直就是人神共愤。

“只恨!天不怜人,如今我却是仅仅只有几息丧存之气,大仇以为报!憾我深愧白家数百亡魂!我心不甘啊!~”剑龙痛苦而道,气急攻心,鲜血夺口而出。

“前辈!”凌天羽呼道,加沉痛内疚,如果当时自己能够及时出手的话,剑龙也就不会落得如此局面。

剑龙脸è发白,似乎已经到油尽灯枯的时候,脸上泛着回光返照般的样子,一手死死的攥紧着凌天羽的手臂,恳求道:“羽···不···天羽小兄弟···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前辈,先别说了,我能救你的,这仇得留着您自己去报!”凌天羽如此痛苦,手中不由现出了十几根金针,就算是自己的紫毒力解不了剑龙的尸毒,凌天羽也要延续着剑龙的生命。

“不···”剑龙摇了摇头,脸è蜡白,喘着大气说道:“真···真的不必了,我只想你能够答应我一个请求?”

“前辈,您说···”凌天羽狠狠的点着头,眼中突然闪起了泪花,握着金针的手在颤抖着。

贺云涛他们静静的站在那里,双眼都已经发红了,孟茹是哭得一塌糊涂,心中亦是为剑龙感到不愤与难受。临死之前,灭门之仇却不能为报,这种痛楚他们心里都能领会到。

剑龙显得比落寞,眸子爆满血丝,紧视着凌天羽说道:“天···天羽小兄弟···你···你潜力很大···以后必定是人中之龙···但我有个请求···若你修为有成···希望你帮我杀了剑云那厮畜生!”

后那一句!

道出了剑龙尽的痛恨与仇愤!

“我会!一定会!我答应前辈!我会杀了剑云!将那厮畜生碎尸万段!我会灭了整个剑云宗!让剑云宗的上下所有人都不得好死!”凌天羽狠声叫道,如此激愤!

“好、好,这就够了···”剑龙连连点头,泪水盈眶,神è显得欣慰。在那血è的眸子里,剑龙似乎已经看到了剑云的下场。

然后,剑龙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弱,眸子黯然光。

“前辈!您撑住!我绝对不会让你就这样走了!”凌天羽双眼通红,痛苦万分,体内的紫毒之力疯狂运作,手中的金针正y往剑龙的身上穴道扎去。

忽而,剑龙那只力的手,颤颤的握住了凌天羽的手,那毫血丝的惨白面孔,力的苦求道:“我···我还有后一个请求···我···我死后···把我体内的玄丹给弄出来···我···我不想跟这些东西一样变成地尸···”

“前辈!你先别说话,你能活着!我一定能救你的!”凌天羽语伦次的叫着,眼泪狂罗,疾首痛心,身发抖。

“我···”剑龙含了含口,双唇抖动。

可终究,剑龙那黯淡的双眼还是缓缓的合了上去,双手力的垂落了下来,但那苍白的面容上,却是挂着解脱般的笑容。

这些年,剑龙背负的仇恨太大了。

“不!~~”

凌天羽攥着手,仰头痛苦的嘶叫。

贺云涛他们神è木厄,深深的埋下头,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落了下来。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贵吗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评论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可信吗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正规吗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贵不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